用戶名: 密碼:
在線學習  |  領導信箱  |  設為首頁  |  加入收藏
 
舉案說法 >

意外受傷索賠被拒 援助律師維權解困

2017/07/26    來源:山西法制報  

  •   孩子在幼兒園受傷了,該怎么維權?
      可以申請法律援助的。

  •   

    【基本案情】
      “我們都在外地打工,把孩子放到幼兒園,怎么就出事了呢?現在誰都不管,我們也拿不出給兒子治療的費用,你說,讓我們可怎么辦啊……”日前,小張夫婦前往省農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,稱自己的孩子在幼兒園受傷,可學校卻以各種理由推脫,走投無路的他們來到援助中心尋求幫助。
      原來,小張的孩子在幼兒園上課期間,被同班7歲的小朋友小剛用鉛筆扎傷左眼,但當時老師不在教室,未能及時發現孩子受傷。等回家后,孩子的爺爺奶奶發現孫子左眼受傷,立即送往當地醫院診治。醫院診斷其為“角膜穿孔傷,中央現C形傷,深度約1mm,左眼視力0.6,左眼角膜白斑”。得知此事后,在外打工的小張夫妻急忙趕回來。隨后,他們又多次到省城眼科醫院、北京同仁醫院進行檢查,醫院診斷均為左眼角膜白斑、左眼外傷白內障,至今未能治愈。由于直接做手術費用較大,小張家庭貧困無力支付,于是要求小剛的父母以及學校承擔責任,但各方均推卸責任,不愿賠償。
    【維權過程】
      省農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律師胡天亮受理了此案。經過分析,胡律師首先從收集的證據中表明,小剛是本案的直接侵權人,作為小剛的監護人應承擔侵權民事責任。侵權方和被侵權方均是無行為能力的兒童,幼兒園應承擔看護責任。但經查證,該幼兒園并不具備教學資格、沒有辦學資質,也不具備法人資格,因此幼兒園需承擔的責任應由其開辦單位承擔。該幼兒園由原某村村委會成立,并在該村小學校內開辦,鄉聯合校負責部分學校事務。因此,胡律師認為小學、村委會、鄉聯合校均應承擔責任,該幼兒園老師作為辦學承包人也應承擔賠償責任。小張夫婦在律師的建議下,將上述主體作為被告向法院起訴,要求賠償醫療費、殘疾賠償金和精神撫慰金等。
      法院受理后,根據小張夫妻的申請,經法院審理認定,小剛作為侵權人應承擔侵權責任,其父母作為監護人應承擔賠償責任,幼兒園老師、村委會、鄉聯合學校共同承擔賠償責任。
      拿到判決書的小張夫妻,感激地說:“我們出去打工掙錢就是為了讓兒子能過得更好點,誰成想發生了意外,要不是有你們的幫忙,我們都不知道怎么給孩子治療。謝謝,太謝謝你們了……”
    【律師點評】
      通過本案例,胡律師表示,目前農村教育越來越空心化,幼兒階段教育更加凸顯,很多偏遠農村的幼兒教育又回到“家庭作坊”式的教育模式,不得不令人深思。針對留守兒童,法律監護人應該給予更多的關愛,創造條件,讓其健康成長。

    相關新聞
    主辦:中共晉中市委政法委員會 晉中市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
    聯系方式:0354-2638810
    Copyright 2007 sxzf.org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晉中長安網 版權所有 晉ICP證10201881號
    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